病 中 随 笔

来源:昌乐一中 时间:2017/5/31 11:08:04 作者:高二14班 李清睿 点击量:

  他不知道为什么一次次的。会是这样。

  第九次,第十次。他已经预见到以后,他的主治医生会对其他犯过多次的病人说“没事我还见过一个犯了十几次的”。

  不知不觉,他已经成为了安慰别人的素材。励志力量,却是可笑的。

  记得第二次犯时,医生安慰他说:“没关系,我有一个病人,手术后又犯了六次,最后他还是好了,一次再没来过 吧”

  现在他手术后犯了七次,手术前犯了三次。他想他该好了吧,该好了吧。

  他对气胸的感觉,从恐惧到习惯到厌恶。这种变化没有太久,一切行云流水,愉快而漂亮的完成。优美,高雅。

  他想他算是幸运的,毕竟后几次不算严重,而从整体来看,这病也不致死,花销不算太大。他不必终日躺在病床上吸氧输液,也不必为了高额的手术费终日愁苦。他想休息便可以休息,想要做手术也会有经济支持。他可以决定是带病考试还是老师口中的“临阵脱逃”,他也可以决定是住院观察还是回家静养。他可以决定的太多了,甚至于只要他不说,旁人就无法看出他是否患病。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他看上去都像个正常人青年人学生。

  但他想啊,那又如何。病还是会犯,一次又一次。

  那种呼吸时的刺痛感,恍若从深海扶摇而上的气泡在肺中破裂的感觉,那种沉闷而压抑的感觉,他一点都不想再经历。一点都不想。一点都不想。

  他记得去年看格莱美时,Adele献唱,结果走音。而今年的格莱美,Adele再一次失误。不同于之前那次,这次Adele叫停了现场直播说“我失误了我要重来谢谢”。他有些无法想象她是怎么面对这一切的,他也无法和她感同身受——他无法想出第二次演唱时她的心境。在这种盛会失误两次,他突然把它和自己的气胸连系在一起。这两件风牛马不相及的事物。他不过是抢行为自己找一个安慰罢了,抢行的对自己说“嘿我有一个励志故事你要不要听”。他开始幻想哪一天他去发表这种患病感言,他会说“我要谢谢我的女神Adele,正是她格莱美上的两次失误,我才能面对自己”。哦天哪这太蠢不是吗?他相信台下的观众肯定会笑出声的。 当然了,永远不会有这种感言。他所有的,各种心理活动别人都不会知道。他们唯一知道的便是“他又回家了真好真羡慕他可以不学习”,除此之外有些人还会联系他说“你赶紧回来我们要搬宿舍”。他们不会关心他如何如何,当然这很正常毕竟他没有理由要求他们关心。为他而着急的,也只是他的父母。至于他自己,他不知道他的情绪,他可能会在自己犯气胸时裹着嘴唇犹豫要不要通知父母——当然最后一定会通知——然后自己一个人去医院检查,他会提钱,排队,充值,挂号,做CT,然后去喝杯咖啡等待结果。最后无论结果如何,他会回家。什么情绪,他不会在意。

  他在想是不是上辈子做了怎么恶事,又或是上天嫉妒他过的太顺。他为何要如此受苦。他一直在问这个问题,也一直没有结果。他有时想掐死这个矛盾的自己——一方面他自暴自弃在家里玩手机看电视,一方面他害怕极了自己回学校后会跟不上想早日康复。多么下贱啊,他想。当婊子还要立牌坊。

  到现在他仍不知道要怎样。他不知道。他想要真正康复。

  他记得Adele的第二次演唱是成功的。只是台下的掌声分不清是鼓励还是赞叹。

编辑:潘超

咨询热线:0536-6297296 校址:山东省昌乐县永康路1358号

--相关新闻--   

              
教育部 山东省教育厅 潍坊教育信息港 昌乐教育 国家基础教育资源网 中国海军招飞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5 山东省昌乐一中 鲁ICP备12030452号
校址:山东省昌乐县永康路1358号 电话:0536-6297296
招生电话:0536-6297199,6297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