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水照花,唯你独艳

来源:昌乐一中 时间:2017/6/2 15:59:53 作者:李婷婷 点击量:

临水照花,唯你独艳

昌乐一中 李婷婷

  民国有绝色,多情总凄凉。天才如张爱玲,不负于“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一说法,她流于笔下的人物饱满、世俗而工于心计,仿佛看尽了人世的一切悲欢,但反观她本人却是最为稚拙的特立独行者。也正是她这种文字上行云流水的成熟风韵与现实中机警而木讷的行事兼存的特点,使得人们更加为她倾倒和着迷。

  相恋相离是红颜,一文一裳去何方。浮生如梦,又能几何,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在文学的世界中她显得老练,而世俗之中她却未必是如此的。遇到胡兰成,使她沉浸在热恋的氛围中,在爱的袭击下,像飞蛾扑火一般,投入了患得患失的爱恋之中。于是,胡兰成这个如父一般而又才华横溢的男人给了张爱玲一段美好的旧时光。张爱玲曾在一张照片后写道: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喜欢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是的,张爱玲理想的是成熟而富有威严的男人,而比她大十几岁的胡兰成见多识广,阅历丰富,成熟稳健,正满足了张爱玲“崇拜”的需要,所以她乐于把自己放在谦卑的位置,感受着从小那冷漠的家庭和离异的父母所给予不了的安全感和心的归属感。

  因为爱情,张爱玲多愁善感的女性天分愈渐复苏,这个充满智慧和高雅的灵魂变得更加丰盈和饱满,而胡兰成的多情给她带来的不安,让她更深刻地体会了人性,矛盾着的固守和倾付,也让她以更为戏谑的语气来描述笔下男人的情感。“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占得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这样的描述,带点轻快的语气,又有些淡淡的讽刺,与她之前的作品就有了一些稍微的出入,不再那么尖刻,变得稍显平滑了,色彩也明亮了一些。

  从“疯女”到“怨女”,那独特的《红楼梦》式的开场笔法未变,尖刻的“疯人七巧”却成了世故守旧的银娣,那以死为终却三十年不曾完结的故事,也成了一份关于三十年前虽深而浅的记忆。就像《天才梦》里写道: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目为天才,除了发展自我的天才外别无生存的目标,然而,当童年的狂想逐渐褪色的时候,我发现我除了天才的梦之外,一无所有——所有的,只是天才的怪癖缺点。世人原谅瓦格涅的疏狂,可是他们不会原谅我。当她早早的以天才的笔触写下寥寥几千字却令人慨叹的《金锁记》时,她拥有的是“天才的完美”感,然而岁月的无情,复杂的人世也足够为她那颗孤傲的心敷上一层悲凉,产生足以感受到的沧桑感和沉重感。所以当她再回首,曹七巧的性格行为刺痛的也许还有她往昔的记忆,就像看到曾经的自己是否有些尖锐,改写的人物,就像现实对过往的反抗和嘲讽,意欲改变却也难于改变。

  在张爱玲笔下,总是不乏各种各样性格鲜明的女性,从曹七巧到玫瑰,从白流苏到曼桢,再从葛薇龙到银娣,在这其中我们不难发现,很多时候张爱玲的思想与行动都可以从女性主义或女权主义的角度来概括。她在陈述着一个被压迫变形的女性时,总是更深刻地否定着男权社会存在的合理性,就像一辈子被紧锁束缚的曹七巧,分家掌权后又做出以同样的“金锁”拼命地勒紧自己的儿女,俨然一副旧封建的女掌事模样,诱引儿女沾上鸦片瘾,逼死儿媳,吓走女婿等等极端变态的行为,让人读来不禁反思这是为什么?在旧封建把女人逼疯的时候,张爱玲选择了让女人掌权,她对于女人卑微的现实是接受的,但她,却不是一个屈服于男权的弱者。

  张爱玲对于那个时代来说是一笔深沉的墨绿,一如她对色彩的痴迷,那常着的湖绿色旗装,就像她笔下的家庭、人物,淡淡的透着一股参差对照的人生苍冷,使她成为一个冷艳雅俗矛盾着的孤独者,时而木讷,时而机警,时而活泼,时而沉郁的行走着,然后以她独有的安静离开,留下了即使目所不及,也让人深深迷恋的痕迹。

  那被神秘和孤独咬噬的高贵灵魂依稀可见,在暗淡岁月里,你临水照花,分明的身影覆过了一整轮圆月。

编辑:徐永恺

咨询热线:0536-6297296 校址:山东省昌乐县永康路1358号

--相关新闻--   

              
教育部 山东省教育厅 潍坊教育信息港 昌乐教育 国家基础教育资源网 中国海军招飞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5 山东省昌乐一中 鲁ICP备12030452号
校址:山东省昌乐县永康路1358号 电话:0536-6297296
招生电话:0536-6297199,6297699